化工网/ 资讯中心/ 学术化工/ 靶向 cGAS-STING 通路或可治疗渐冻症?

靶向 cGAS-STING 通路或可治疗渐冻症?

2021年06月29日 12:59   学术化工

MedChemExpress LLC 发布 访问商铺

关键字:STING;cGAS-STING ALS;神经退行疾病

 

肿瘤免疫治疗靶点的后起之秀——STING 在科研界快速俘获一大票“粉丝”,对于常常“霸占”科研界热搜的 STING 您了解多少?

 
 
自从 12 年前被发现以来,STING 途径就吸引了众多顶级生物学家的关注,去年 3 月,陈志坚教授带领的研究团队和其合作者在 Nature 上同日发表三篇论文,让 cGAS-STING 通路大火了一把,并被认为是未来十年内肿瘤免疫靶点的“爆款”之一。
 

 

干扰素基因刺激蛋白 (Stimulator of interferon genes, STING) 是内质网膜上的一种衔接蛋白,用于调控先天免疫信号传导,在各种内皮细胞和上皮细胞以及造血细胞中表达。cGAS (cyclic GMP-AMP synthase) 是一种核苷酸转移酶,在 ATP 和 GTP 存在的情况下,与胞质 DNA (病毒、细菌或者来源细胞核、线粒体的自身 DNA) 结合催化产生第二个信使 cGAMP。


cGAS-STING 通路:cGAS 激活产生的 cGAMP,或内质网应激、病毒脂质体和环状二核苷酸 (CDNs) 使 STING 构象发生变化并被激活 激活的 STING 从内质网转移到高尔基体,并招募 TANK 结合激酶 1 (TBK1) 和 IκB 激酶 (IKK)  激活的 TBK1 和 IKK 再磷酸化下游的干扰素调节因子 IRF3 和核转录因子 NF-κB 抑制蛋白 IκBα 激活的 IRF3 和 NF-κB 入核诱导相关细胞因子和蛋白质 (如 IFN、IL-6、TNF) 的表达,如图 1。cGAS-STING 通路还涉及 MAPK 通路和溶酶体依赖性细胞死亡。

 

图 2. cGAS-STING 通路简图[2]

 

近期,MCE 客户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 Seth L. Masters 教授团队在 Cell 上发表了题为 TDP-43 Triggers Mitochondrial DNA Release via mPTP to Activate cGAS/STING in ALS 的研究成果,发现在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 (ALS,俗称渐冻症) 中,核 DNA/RNA 结合蛋白 TDP-43 通过 mPTP (线粒体通透性转换孔) 触发线粒体 DNA 的释放,以激活 cGAS/STING。

 

图 2. 文章概要图
 
TDP-43 诱导的炎症信号依赖于 cGAS/STING
 

TDP-43 在细胞质积累是许多 ALS 病例的疾病标志,伴有 NF-κB 和 I 型干扰素 IFN 通路上调相关的神经炎症细胞因子表征。基因敲除和药理抑制 cGAS 和 STING 能阻止 TDP-43 炎症信号 IFNB1 和 TNF 的表达量上调。

 

TDP-43 触发 mtDNA 释放入细胞质激活 cGAS/STING

 

显微镜下观察 TDP-43 的过表达细胞中 TDP-43、线粒体和线粒体 DNA (mtDNA) 显示,mtDNA “泄漏”到细胞质中。mtDNA 结合并激活 cGAS/STING 诱导 IFNB1 和 TNF 的表达量上调。并且还发现,mtDNA 通过 mPTP 释放,且依赖于电压依赖性阴离子通道 (VDAC1)。
 
(Cyclosporin A (CsA) 使或者 mPTP 失活,或 VDAC1 低聚反应抑制剂 VBIT-4 处理,都减少 mtDNA 的释放,抑制炎症信号的上调。)
 

图 3. TDP-43 诱导 mtDNA 的释放

(VBIT-4 购自 购自 MedChemExpress)

 

抑制 STING 可改善神经退行性病变

 

人类 ALS 相关 TDP-43 突变使小鼠脊髓、皮质和血液循环中 cGAS 信号分子 cGAMP 水平升高,皮质或脊髓的单细胞中的细胞溶质中检测到 mtDNA。重要的是,STING 基因的缺失导致这种 TDP-43 突变相关的 ALS 疾病进程得到缓解,并且仅仅是单个等位基因的缺失就能起到缓解作用。药理性抑制 STING 能阻止神经元的丢失,这种神经元保护作用能延缓 ALS 的疾病进展。

 

(STING 抑制剂 H-151 降低 TDP-43 突变小鼠模型中炎症信号,防止皮质层 V 神经元丢失。)

 

图 4. STING 的抑制阻止小鼠模型皮质层 V 神经元丢失

 

该实验发现了 cGAS 是 ALS 中参与 TDP-43 相关神经炎症调节的重要免疫传感器,TDP-43 通过 mPTP 将 mtDNA 释放到细胞质中以激活 cGAS-STING 通路信号传导。证明了 cGAS 和 STING 抑制剂能阻止 TDP-43 诱导的炎症。揭示了在 ALS 中,抑制 cGAS/STING 可能缓解 ALS 的炎症相关损伤,可能有助于缓解 TDP-43 相关的神经元衰退症状。
 
小编寄语:目前,作为先天免疫的重要蛋白,STING 的相关研究主要涉及肿瘤免疫和抗病毒方面,这项研究开辟了 STING 在神经退行性疾病方向的道路,是名副其实的“重磅”!在此,也要恭喜客户发表大作。(文章中使用的 VBIT-4 购自 MCE)
 

原文链接DOI: 10.1016/j.cell.2020.09.020

 

相关产品

H-151

高效、选择性、共价的 STING 拮抗剂,能够降低 TBK1 的磷酸化,抑制人 STING 的棕榈酰化。

C-176

干扰素基因刺激受体 (STING) 的强效共价抑制剂。

RU.521

有效的,选择性的环状 GMP-AMP 合成酶 (cGAS) 抑制剂,抑制 cGAS 介导的干扰素上调。

PF-06928215

高亲和力的 cGAS (cyclic GMP-AMP Synthase) 抑制剂,IC50 为 4.9 μΜ,亲和力 Kd 值为 0.2 μΜ。

G150

有效、高选择性的 h-cGAS 抑制剂,IC50 值为 10.2 nM,用于抑制 dsDNA 引发的干扰素表达。

cGAS 抑制剂

cGAS 是一种细胞质 DNA 传感器,激活 i 型干扰素反应。cGAS 与微生物 DNA 以及侵入细胞质的自身 DNA 结合,并催化 cGAMP 的合成。

STING 抑制剂/激动剂

STING 是一种内质网 (ER) 膜蛋白,通过激活 I 型 IFN 和其他炎性细胞因子的表达,诱导天然免疫。
 

CCK8

Cell Counting Kit-8,简称CCK-8试剂盒或CCK8试剂盒,是一种基于WST-8而广泛应用于细胞活性和细胞毒性检测的快速、高灵敏度试剂盒。

 

缩写:

mPTP: Mitochondrial permeability transition pore

VDAC1: Voltage-dependent anion channel 1
cGAMP: Cyclic GMP–AMP
TBK1: TANK-binding kinase 1
IRF: Interferon regulatory transcription factor
IκB: Nuclear factor-κB
MAPK: Mitogen-activated protein kinase
ALS: 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
 

参考文献

 下滑查看更多文献 

1. Glen N Barber, et al. STING: infection, inflammation and cancer. Nat Rev Immunol. 2015 Dec; 15(12): 760-70.

2. Mona Motwani, et al. DNA sensing by the cGAS-STING pathway in health and disease. Nat Rev Genet. 2019 Nov; 20(11): 657-674.
3. Chien-Hsiung Yu, et al. TDP-43 Triggers Mitochondrial DNA Release via mPTP to Activate cGAS/STING in ALS. Cell. 2020 Oct 3; S0092-8674(20)31161-2. 
4. Wang, R., et al. Activation of interferon signaling pathways in spinal cord astrocytes from an ALS mouse model. Glia. 2011 Jun;59(6):946-58. 

 
微信二维码
  •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
  •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
  • 微信二维码
  • 微信扫码联系客服
平台客服
平台在线客服